纳尼回忆青年队往事:被本菲卡球探欺骗 C罗说我在一线队排前五

通过admin

纳尼回忆青年队往事:被本菲卡球探欺骗 C罗说我在一线队排前五

本文继续披露纳尼接受葡萄牙著名体育周报《精华周报》(Tribuna Expresso)的深度专访,将分享他在成名之地葡萄牙体育的成长经历。

答:故事是这样的,当时是我15、16岁的样子,是在皇家体育会青少年梯队的最后一年了,大家又要面临新一轮的淘汰和晋升,而我当时我在队内是核心主力,发挥一直很出色,那个赛季有一次比赛赛前的几天我请了假,因为当时我就想:我得加盟本菲卡,因为之前就有朋友跟我说好想想加盟另外一个俱乐部的事情了,否则到下一年我成为一名青年队的适龄球员,要转会就更难了。我一直记着这回事,并真的去了本菲卡询问试训的可能。那个星期我去跟随了本菲卡几次,然后一个教练跟我说:“这样吧,你先回去你的俱乐部,赶上周末你本来请假的比赛,我们派球探去看你的表演,这样评估你会更合适。”于是我回到了皇家体育会,教练们和队友们都质问我:“你一周都没训练,就想周末比赛大名单有你份?”由于当时我们已经赢得了联赛冠军,所以主教练大概是会把那些比较少上场的球员安排在周末的比赛。

答:我当时想:这怎么能行呢,本菲卡都说了会派一个球探来看我比赛。于是我跟主教练说:“教练,你经常跟我们说,总有一天你会成为皇马的主教练吗?我也有我的梦想,我想成为一名顶级球员!求你周末的比赛让我上场吧,就让我踢一小会就好了,因为会有一个球探来看我比赛。”而教练则说:“路易斯,这我真的不敢保证。你知道我们球队向来看重球员们的行为表现,谁能上场比赛,这是根据训练的表现来决定的!” 看到主教练无法保证我上场,而且得知他也把我的队友阿尔瓦罗·图加(也是佛得角球员,后来混迹低级联赛,现在是半退役的失业状态)是排除出大名单,于是我急中生智跟他说:“教练,我跟阿尔瓦罗得有45分钟的比赛时间,因为球探除了来看我比赛,还看他的!如果你不给我们上场,还可能有烦喔!给我们上场吧!”结果我真的如愿上场比赛了,但脑子却一直想着球探在场看着我,结果我踢得很紧张,发挥十分失准。然后主教练应该是受够了我的糟糕表现,准备要换走我了,他让一个替补球员起来热身。我看到这一刻的时候,替补席的队友都站在场边准备要换我了,在这时我在中场位置抢到了球权,一口气连过数人,最后单刀连门将都过掉了,顺势把球推进球网。这时在场观众都欢呼鼓掌,我心想:本菲卡的球探不是来了吗?他肯定把这一切看在眼里。

答:比赛结束后,大家都很高兴。队友们都跟我说:“你这个进球太牛逼了!球探一定看在眼里,你肯定能去本菲卡!”然后大家在吃午饭的时候,主教练跟我说:“我确认过在场的观众了,没有一个人是本菲卡的球探”——听到这真的不敢让人相信,我顿时感到一番失落。不过在这个赛季结束后,我和阿尔瓦罗都收到了葡萄牙体育试训的邀请。我对此感到十分开心,但同时我又联系上了本菲卡再次试训。于是每周二我都去葡萄牙体育训练,每周三呢,我就去本菲卡训练。

答:我当时不知道他们是否知道,老实说,这两个俱乐部的工作人员和教练大家都认识的。这种两边跑的状态持续了一段时间,然后就结束了,当时葡萄牙体育的一位叫若昂·库托的教练,他之前因为在我的学校带训练所以认识我,他跟我说:“路易斯,很遗憾地跟你说,你暂时不能留在葡萄牙体育这里训练,因为我们这里青年队15岁的球员有很多要上U16梯队,但U16梯队的球员好多还在,因此我们现在人员已经满了。我们可以为你做的是让你在赛季开始前跟我们训练,然后你就得回去原来的俱乐部。你的优秀表现大家都知道,下个赛季你肯定也踢得更好的,放心吧,到时我们会邀请你的。”我听到他说的这番话后很想反驳他,但又不想表现得如此无礼,于是我只回了一句:“好的教练,谢谢你。”然后我就走了。

答:当时试训已经结束了,球队叫我回去等消息,但实际上啥都没说。直到某天我在街上和朋友闲逛,一位葡萄牙体育的工作人员找到了我,叫我第二天10点半到球队训练。我回了一句“OK,我会过去,谢谢”,然后那天晚点的时候,本菲卡的人同样对我发出这样的邀请,我也回了一句“OK,我会过去,谢谢”。(说到这里纳尼忍不住笑了出来)

答:是的。我当时还在考虑,也跟在葡萄牙体育工作的朋友萨比诺讲了这个情况,他叫我去本菲卡,因为葡萄牙体育里面没怎么提起过签我的意思。只是我真的想去葡萄牙体育,因为我参加了他们青年队的季前备战,我很喜欢他们的训练基地和训练的氛围,我还随队参加了赛季前的一个杯赛,我替补出场两次,其中决赛还帮助球队打进了锁定冠军的一粒点球。在那段时间我跟这里的球队的小伙伴们都混得很熟,他们总对我说:“留下来吧,你这么优秀!”、“球队绝对要签你了!”,而当我对他们说:“球队没有对我说什么”,队友们都很惊讶:“你开玩笑吧,怎么可能不会签你呢!他们不签,我们帮你去说服教练组。”我听到这些都十分高兴,这些挺我的小伙伴当中,有好几位都是十分有实力、且值得钦佩的球员。一个月后,我还是坚定地跟随葡萄牙体育的青年队训练,那时我感到自己球技上得到了很大的提高,有一天我们在球场走过,主教练突然给我一个拥抱对我说:“恭喜你,路易斯,你可以留下成为我们正式的一员了。我们正在跟皇家体育谈判你的转会,只是一些细节问题待落实而已。你不用担心。”

答:正式转会去葡萄牙体育之前,皇家体育会曾我签一份合同,我当时也开始拿工资了。大概是120欧元左右。

答:是的,大概是150欧元左右。当时我住在我的姑妈家,很多时我拿到工资就会给她大部分,其余的就用来买运动鞋和零食。我当时是一个很喜欢吃蛋糕和零食的孩子,对于金钱其实真的不关心,要是手上拿着一大笔钱可不知道怎么花,所以很多时我拿到工资都会给我姑妈。我认为我当时这样做是对的,因为随着我的年龄长大,我越来越意识到理财的重要性。

答:那是一场正式的比赛。当时如果我不入选大名单的话,我会代表青年队比赛。感谢当时的主教练何塞·佩塞罗(José Peseiro,现委内瑞拉国家队教练,2004-2005赛季执教葡萄牙体育)给我这个机会。

答:那时发挥倒不算差,但也许我是着急出入状态表现自己吧,这多少制约了我的发挥,因为那场比赛的节奏十分快,我显得有点放不开。

答:我曾和成年队一起训练过几次,所在的青年队也和成年队踢过友谊赛,小打大,我们从来不会让他们感到是和小孩子踢球。我在青年队呆了两年后就直接跳级去成年队训练了。后来当我正式转到成年队加入赛季前合练的时候,我已不再是一名菜鸟球员。

答:差别很大,因为在成年队你身边都是些经验丰富的队友,他们对我很照顾但又要求严格,像萨·平托(Sá Pinto前葡萄牙国脚前锋,后成为教练)、利德松(Liedson,前葡萄牙巴西归化国脚前锋,葡萄牙体育传奇之一)、卡洛斯·马丁斯、马尔科·卡内拉(Marco Caneiro,前葡萄牙国脚后卫)、门将里卡多·佩雷拉(前葡萄牙国门,扑点高手)。

米格尔·维罗索、穆蒂尼奥、波斯蒂加、纳尼,除了波斯蒂加,其余3位均为葡萄牙体育86一代

答:具体细节我记不清楚,但他们真的喜欢和我开玩笑,可能因为我性格也随和爱玩吧,老前辈们很喜欢看到我平时紧张或被他们捉弄时难堪的样子,但因为我是小将新人,对这些都是一笑置之,大家因此也很喜欢我。

问:在那个时候看上去你已经达到了师兄C罗在葡萄牙体育青训的水准了,当时你跟他有交流吗?

答:我在葡萄牙体育青年队的时候,C罗就在俱乐部就很有名气了,他是一个与众不同的球员:哪怕他后来升上了成年队一线队,和一群有经验的前辈们一起,你都会一眼认得出他。刚去到葡萄牙体育的时候,我并不认识他,但因为在这里工作的朋友萨比诺认识他,所以我有机会随他一起到C罗的住处拜访。我记得我后来调到成年队训练有幸跟他一组进行分组对抗,他跟我说:“对抗中不只是要赢,而且你得学会比对手快。”然后另外一个队友叫我现场表演翻跟斗作为报答表演给C罗和其他前辈看,我还有点不大情愿,直到大家的起哄之下我表演了一次。从此之后,我跟C罗就有了交情。我们在球队的大巴时会一起开玩笑,一起拍打椅子和瓶子创作点音乐,然后会互相问对方这灵感是怎样做到的。直到有一天,教练组来跟我说是否可以继续随一线队训练,我去到更衣室,他们对我说:“抱歉路易斯,暂时你不可以继续留在一线队,这里没有你的位置,而且你的体格和速度还达不到一线队的比赛要求。”我离开更衣室的时候,遇到了C罗,他问怎么回事,我说我不能留在这里训练了,要回到青年队。这是他说:“哇塞,这怎么可能呢?这里替补席还有很多人达不到比赛的要求,你的水平绝对是队内前5名之一!”(说到这里纳尼一阵狂笑)

2016欧洲杯决赛C罗受伤下场,他把队长袖标给纳尼,或许少年时代他就很看得起这位师弟

问:当你随一线队获得了葡萄牙杯的冠军,当时的主教练是保罗·本托(现任韩国国家队主教练)。他跟何塞·佩塞罗很不同吗?

答:是的,两人的风格不同。对我来说,在青年队的时候,保罗·本托就是我的主教练了。而我后来升上一线队后,随何塞·佩塞罗手下踢了6个月的球,然后他离任后,就是保罗·本托接任。那是一个神奇的赛季,葡萄牙体育在保罗的麾下所向披靡,差点就赢得联赛冠军,而我们赢下葡萄牙杯的冠军,我的出色表现引起了好多俱乐部的关注和兴趣。

答:我现在的经纪人是若热·门德斯先生,但其实在他之前,我是有另外一个经纪人的。

答:我的第一位经纪人是米格尔·维罗索(Miguel Veluoso,和纳尼一样是同代的葡萄牙体育青训产品,葡萄牙国脚中场)的爸爸维罗先生。当时他找到了我,并联系上了我的母亲,我觉得很合适就成为了他的客户。他是第一位帮助我处理包括与俱乐部的关系等事务的人,给了我很多帮助。我最初以为经纪人就他一个,后来才发觉他还有一个搭档叫安娜·阿尔梅达,也是一起处理我的经纪业务的。不过我觉得这个女人的某些行为让我觉得不大舒服,我忍着只是因为米格尔·维罗索是我的好朋友。直到后来我真的想换经纪人了,因为很多事情不像我预期那样顺利,例如她跟我承诺的——其实不只是我一个,我的其他被他们代理经纪权的队友都有同样的抱怨。

答:例如答应了我们的某件事情,或者我们需要她帮忙处理某些紧急的事情,她都说“回头跟你说”、“回头打电话给你”之类的,然后就没有下文了,连帮我们解决长钉足球鞋的问题都办不到。后来若热·门德斯接触到我,我跟他说:“若热,噢不,现在是这些人来做我的经纪人,我之前答应了他们的。”之后事情的发展还越来越糟糕,包括我在内的几个小伙伴都忍受不了,最后我们都决定更换经纪人,而我则选择了若热·门德斯先生。

关于作者

admin administrator

发表评论